新华网 正文
翼装飞行悲剧背后的冷思考
2020-05-20 09:07:08 来源: 南方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搜救多日,奇迹没有发生。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安安之死,震惊了极限运动圈,也震惊了无数普通人。在极限运动方兴未艾的背景下,安安的不幸坠亡值得深思。

  因难度大、危险性高、专业性强,极限运动属于典型的小众化运动项目,而翼装飞行则属于极限运动中的高难度项目。因此,和翼装飞行者谈安全,似乎有班门弄斧、多此一举之嫌——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翼装飞行的危险性,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安全的重要性。

  安全是相对的,危险是绝对的,极限运动中任何微小的失误都足以致命,极限运动者对此了然于胸,并因此被称为“理智的疯子”。据报道,酷爱极限运动的安安在参加活动前签了“生死状”,在很早前还签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换言之,对于死亡,她早有预料,早有准备,但选择了“向死而生”。

  翼装飞行如此危险,为何依旧不乏参与者?别误读了极限运动,也别误读了这种挑战精神。事实上,极限运动不等于“玩命游戏”,挑战极限也不等于不热爱生命。挑战人类自身和自然的极限,必然存在一定风险,而极限运动的魅力和价值恰恰就是这种冒险精神和挑战精神。目前,多项极限运动已入选奥运会。

  尽管不能因伤亡率高而否定极限运动,也不能因安安的坠亡而否定其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和自由,但如何尽可能避免伤亡及其带来的影响,则是一个很严肃很现实的问题。极限运动者可以“为自己而活不后悔”,但任何人都不是独立的存在,“活出自己”的同时也应顾及亲人乃至社会的感受。

  在极限运动门槛不断降低的语境下,更应把“量力而行,安全第一”这个常识放在突出位置。此外,立法也应及时跟进,用完善的制度为极限运动护航。当前,我国户外运动领域还没有专门立法,对相关安全事件主要依据《侵权责任法》处理。接下来,有必要细化极限运动领域的法律法规,用法定条款明确极限运动组织者和参与者需要承担的义务与责任。极限运动需要高度自律,也需要他律监管。

  极限运动不会因一次悲剧而停止,但悲剧应为后来者敲响警钟。(陈广江)

+1
【纠错】 责任编辑: 徐可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重庆高校大学生有序返校
重庆高校大学生有序返校
鸟瞰珠峰
鸟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壮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壮美景色
中国国家图书馆恢复开放
中国国家图书馆恢复开放

?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007844
网站地图 百合彩票上海快3 百合彩票频游戏 百合彩票澳洲3分彩
申博现金网网址 申搏官网亚洲 太阳城亚洲登入 申博会员网址
广发娱登入 比如棋牌王 博彩e族p3 赛马会彩票斯洛伐克28
盛大彩票频游戏 盛大彩票台湾宾果 盛大彩票上海快3 盛大彩票斯洛伐克28
盛大彩票安徽快三 百合彩票斯洛伐克5分彩 百合彩票韩式1.5分彩 百合彩票腾讯分分彩
28csb.com 756SUN.COM 8RQS.COM 588XTD.COM 678jbs.com
688PT.COM 186ib.com DC857.COM 163jbs.com 233PT.COM
219SUN.COM 18s8.com DC398.COM 699XTD.COM 898jbs.com
55sbsun.com 233PT.COM aj138.com S618V.COM 55TGP.COM